温州麻将的玩法
欄目

末日黃昏時gl手機小說閱讀

末日黃昏時gl

末日黃昏時gl全文閱讀

最新章節:末日黃昏時gl最新章節
作者:怎么阻止病嬌黑化gl  末日最后歌gl  
字數:全文閱讀
標簽:全文閱讀
  • 上一集:沒有了 下一集:我的哥哥世界第一可愛
  • 全文介紹

     
    文案:
    胸無大志,堪堪度日的谷梓,遇上了末世。
    人類生存空間無限縮小與她何干?她只想好好活下去。
    結果一次又一次垂死掙扎,她憤然掀桌,老娘不干了!
    于是她壯烈地掛掉了。
     
    ——小劇場——
    所謂前世失敗,重生來湊?
    復習重點:末世生存,什么最重要?
    偽裝!偽裝!偽裝!重要的事請說三遍。
    谷梓(微笑):我是真溫柔。
    易柯內心OS:不存在的。
    谷梓:你是真傲嬌。
    易柯(強行板臉):不存在的。
     
    采用全天然、有機、健康食材。溫馨提示:可放心食用。
     
    內容標簽: 異能 末世
    搜索關鍵字:主角:易柯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重生
      極寒的冰地里,暴風雪呼呼的刮著,肆意的飄雪夾雜著雨水吹的人睜不開眼,一座小小的冰屋在這大雪中安靜的矗立,感覺下一秒就要被這雪花淹沒。
      冰屋內,一個男人正做著檢查,谷梓依靠在冰屋的一角,端坐在黑色背包上面,膝蓋上放著一本筆記本,凍的麻木的雙手不斷摩擦,稍稍恢復點知覺就拿起筆寫道:2020年8月30日,暴風夾雨,距離隕石引發的物種變異已經過去了三年了,如果不是每日記著時間,這樣的日子都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昔日安靜平淡的生活已經想不起來了,到處都是陷阱,生命像掉在水里的葉子,稍有不慎就轉瞬即逝,小酥被變異貓抓傷了,我該怎么辦……
      一女人躺在了正中間,雙眼緊閉,奇怪的是她被緊緊包住身體,粗麻繩在棉被外圈捆的結結實實,屋內縈繞著一團不安的氣氛。
      谷梓微斂著眼皮,合上筆記本,拿著筆的雙手攥得發白,一對濃密的睫毛在微弱的燈光下打出一排陰影,她看著面前的女人陷入了艱難的選擇中。
      被捆住的女人叫蘇酥爾,是她大學同學,關系一直很好,畢業以后還在一家公司里上班。平日里經常一同逛街吃飯,可以說是無話不談甚至連買房子都相約買在了同一個小區內。在末世開始的當天蘇酥爾帶著男友陳健一同約上谷梓去了西餐廳吃飯,吃完飯之后回家的路上,植物開始異變,他們僥幸逃過一難,之后就一直搭伴于這危險的末世之中。
      角落里一個黑衣女子端坐一旁,柔順的劉海遮蓋了眼睛,微低著頭,看不清表情,周身卻散發一種生人勿近的氣場,使得靠近她周圍的溫度仿佛又降低了幾分。而她的身邊趴著一條壯實兇惡的黑貝犬,雙瞳冒著一絲綠光,正惡狠狠盯著中間女人,四肢繃緊,時不時發出一聲低吼聲。
      “怎么了?”此時黑衣女子見谷梓狀態奇怪,開口問道。她名為易柯,剛加入的時候還是個未成年,雖然五官很好看,身材高挑,細俏的瓜子臉。但是不愛說話,總是幾個字結束話題,性格相當的冷清,情緒也十分單一。其實谷梓并不喜歡這種性格的人,她總是無法準確的看出易柯在想什么,出于謹慎她防備的很深。
      “沒事,我只是擔憂她。”谷梓閉口不談心中的為難。
      蘇酥爾此時已經發起了高燒,臉上那一道抓痕分外明顯,谷梓靜靜的坐在一邊考慮著自己是否要冒著風險救她。這也不能怪她面對好友見死不救,在末世中,谷梓清楚的知道匹夫無罪,懷寶有罪的這個事實。以她的能力遠遠不足以保護這個寶物,弄不好身首異處被追殺都是輕的。
      “她這樣就是要變成喪尸了嗎?”陳健握緊拳頭“要不是為了救我,她也不會被那只該死的變異貓給抓傷。”說完狠狠的砸了下地面。
      易柯抬起頭,輕飄飄地拋出一句話:“殺了吧。”臉色平靜得似乎這不是她并肩作戰的伙伴。
      “你再說一遍,信不信老子第一個把你殺了。”陳健憤怒的紅著眼眶對她怒吼。
      “那就扔出去。”易柯別過頭,不去看他的眼睛。
      陳健刷的一聲站起來,用力的拽起她的衣服,一旁的狗立刻做出攻擊姿勢發出低吼,只待主人一聲令下便可以隨時沖上去撕咬這個對主人有威脅動作的男人。
      谷梓此時終于下定決心,阻止了勢拔怒張的場面:“我有辦法。”
      谷梓將蘇酥爾抱到角落里,背對著幾人。
      取出冬衣夾層的金葉綠蘿,輕輕的放在掌心指引,金葉綠蘿聽話地伸出一支枝葉延展到蘇酥爾的傷口,爆發出一陣光芒。
      陳健安靜了下來,目光幽深的看著谷梓背對著自己,在黑暗中卻擋不住金葉綠蘿治療爆開的光線,他憤怒的情緒漸漸恢復正常。此時谷梓正專心地看著小蘿治療,背上也沒長眼睛,自然注意不到陳健的眼光。
      治愈完畢之后金葉綠蘿整個枝干都在發黑,谷梓給它補充著木之力,輕輕放回衣服夾層。
      原本她打算狠心袖手旁觀,但是想起三年來一起共苦的同伴加上認識已久的蘇酥爾,她還是無法狠下心,終究還是選擇了相信他們之間的感情。
      在末世前谷梓因為長的比較嫩,年齡看上去又很小,在工作過程中吃了不少苦頭,不少同事都愛打趣說老板招了個像陶瓷娃娃的童工,而洽談客戶又是屢次碰壁,大部分時間基本都是蘇酥爾幫襯著她。
      收起回憶,谷梓將已經愈合的蘇酥爾放回中間:“她已經好了,等小酥睡醒就沒事了。”
      “真厲害,你怎么辦到的?”陳健一臉欣喜若狂,有些憨厚的臉顯得十分真心實意。若不是那眼光閃爍個不停看上去有一肚子壞水的話,就可以給他打100分影帝。
      “沒什么,小事而已。”谷梓含著笑,眼光溫柔地看著蘇酥爾。事情已經做完了,她的心像放回了肚子里,不再覺得決定艱難,而是滿滿的高興,至少不用愧對于良心。
      “快說說你是不是有什么寶物?”陳健依舊不依不饒。
      雖然也同樣好奇的易柯忍不住了,她從一開始就看這男人不順眼:“你管太寬了。”
      谷梓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陳健,又掃了一眼易柯,原本有些熱乎的心突兀地冷了下來。她覺得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又說不上來是哪里,平日里都是蘇酥爾幫她解決大部分事情,讓她漸漸失去了自己的判斷力,卻十分依賴蘇酥爾。所以此時她感覺不對,又分辨不出來是哪里不對。
      因為連帶關系,她防范的從來不是陳健,而是易柯。
      次日暴風雪停下,蘇酥爾醒過來,不可思議的摸了摸臉,“我沒受傷?”
      “谷梓救了你,還不快道謝?”陳健眼里帶著寵溺,他對蘇酥爾是用了真心的。
      蘇酥爾笑了起來,笑的很甜也很真誠,顯露出兩個深深的梨渦,眼睛微微彎成兩個月牙,她一把拉過谷梓,親昵地蹭了蹭:“小梓對我真好。”
      谷梓覺得她的冒險是值得的,雖然蘇酥爾在末世里沒有覺醒異能,卻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
      她暖暖地笑了:“那當然,因為你對我好。”
      其實谷梓對蘇酥爾是有一點別樣的感情的,每次不管多累多苦,只要看見蘇酥爾軟甜的笑,和她絲毫不收斂的護著谷梓的霸道性子,都會安定下來,而此時她為自己當時的猶豫深深地羞愧了。
      不過谷梓一向內斂,尤其是蘇酥爾有男友之后,她就把那份自己都沒有發覺的感情掐滅在心底了。
      “我家小梓最是可愛了,看這小嫩臉,真想捧在手心里疼啊。”蘇酥爾故意露出一個調戲的目光,戳了戳谷梓的臉頰。
      “別鬧。”谷梓有些害羞地低了低頭。
      陳健看著這一幕暗暗咬了咬牙,又來了,他總覺得這女人對自己女友目的不純。
      日子一日一日地過,陳健多方面探聽谷梓的寶物都不得其解,他決定讓蘇酥爾出面。
      于是在這一天,當谷梓出去探索附近的環境,易柯也帶著狗出去獵殺變異種時。
      陳健看著遠去她們的背影,回頭和蘇酥爾說:“谷梓那天救你的寶物你想辦法探出來是什么,我們偷走它。”
      蘇酥爾聽完臉色露出不解,和不贊同,極力反駁:“那怎么行,谷梓是我最好的朋友,她還救了我一命,怎么能做出這種事?”
      陳健娓娓道來:“現在是末世,不是講究兒女情長的時候,有了那個寶貝我們可以靠著它在基地有一席之地,不用再這么辛苦地躲躲藏藏,可以過好日子,吃好東西了。”
      蘇酥爾臉色黯淡了下來,不再言語。
      陳健摟過蘇酥爾好一陣哄,把蘇酥爾哄的面帶笑容,也對未來生活帶了一絲憧憬。
      蘇酥爾這人雖說對朋友很仗義,但是自從有了陳健之后就十分依賴他,幾乎對他是言聽計從,在她心里認為女人終究要成家的,所以一向以夫為天。
      傍晚谷梓先回來了,末世之后只要是太陽即將下山的時間,黃昏會使所有的變異種能力異常強大,十分的危險。蘇酥爾拿出一個干癟癟的面包給她,她接過咬著這沒有一點滋味的食物,“謝謝小酥。”
      “沒事,我兩哪跟哪啊。對了小梓,你那天救我的是什么東西?我不小心又被什么給刮了,好害怕。”蘇酥爾伸出受傷了的食指。
      谷梓不疑有他,見陳健離的遠,忙取出綠蘿給蘇酥爾治療,嘴里絮絮叨叨:“怎么這么不小心,還有哪里傷著了嗎?……”
      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陣劇痛從頸脖傳來,毫無防備的谷梓倒在了地上,她睜大眼睛看著手里正拿著雪鏟的陳健,雪鏟上面帶著血跡——是她的。意外來的太快,她還沒來得及想清楚,就被蘇酥爾那愧疚神情徹底刺痛。
      在劇痛之下,再冷靜的人也無法克制心中的不解,憤怒,不甘。谷梓吃力的伸出手,試圖向他們質問。
      陳健一臉欣喜地拋下雪鏟,大步走過來接過蘇酥爾手里的綠蘿:“就是這玩意?可讓我好找。”
      蘇酥爾最后的愧疚都消失了:“是啊,我都沒想到呢。”
      谷梓看著他們,眼神突然平靜的可怕。終究還是為了這株綠蘿,她不怕被變異種撕碎,不怕死于各種意外之中,唯獨不想被同伴背叛。
      她緩緩的閉上眼睛,不想去看她們拿到綠蘿之后欣喜若狂到有些猙獰的臉色,她寧愿不要看到,也不想面對如此丑惡的嘴臉。
      一聲狗吠傳來,狗迅速奔跑咬上陳健的胳膊,陳健吃痛的連甩手,易柯跟在狗的背后,一眼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谷梓。
      她毫不猶豫立即蹲下探查谷梓的情況。“你怎樣?”
      “不如先擔心下你自己?”陳健忍著痛拿起雪鏟就要向易柯砸去。
      易柯放出風刃抵擋,冷冷地開口道:“為什么?”
      “因為它啊。”陳健甩了甩手上的綠蘿,露出得逞的表情:“就這個救命的寶貝,有它就不用愁末世生存了。”
      “就為了這種東西——”易柯又是不解又是憤怒。
      谷梓睜開眼看著焦慮的她,神色復雜不已。
      她防備多年,終于第一次看到平淡以外表情的易柯,這一次,卻是輕易就能看懂。
      易柯回神看見谷梓睜眼,小心翼翼地扶起她,看著谷梓的腦袋沒有力氣地歪向一邊,透露出心疼,手忙腳亂地用手按在傷口上想要給她止血,按住一處就有其他更多的血液流出,易柯慌了神,雙手沾滿血液。
      她高中還沒讀完就末世了,還沒學過要如何急救,何況谷梓的傷已經不是能靠普通的法子就能救回來的。陳健是力量型的異能者,他用盡全力的一擊,谷梓沒有當場斷氣就已經是奇跡了。
      驀然,“嗚——”,狗的慘叫聲發了出來,蘇酥爾正拿著冰磚狠狠的對著狗的腦袋砸了下去,狗被擊倒在一旁努力重新起身,陳健背起蘇酥爾抓著綠蘿就狂奔而去,留下一排深深的腳印。
      谷梓感覺自己視線越來越模糊,深深的不甘在心里翻涌。她努力的看著那個試圖救她的女子,想把她的面容刻在腦子里。她看見易柯臉色由焦急轉為慌張再到驚恐,眼前陷入一片深深的黑暗之中。
    末日黃昏時gl相關搜索  

    訪問電腦版 | 返回首頁】詞匯網 www.vjoei.tw
    温州麻将的玩法 答题赚钱哪个题目简单 足彩进球彩四场霸主 现在过年搞什么最赚钱吗 双色球17130现场直播 闽乐游百人牛牛辅助 广西快3专家预测 极速快乐十分预测 安徽11选5前三走势图 杀平特肖公式论坛 足彩进球彩18088期